EXO-LLL 何时拟归舟

EXO-L,妄想以文字与世界交流,浪漫自由的射手座

summer(灿白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1
燥热夏日的午后,伯贤坐在沙发上,一边用手扇着风,一边拽着自己的T恤领口:“好热啊,这该死的空调,偏偏现在坏了。”灿烈拿着手机走过来,又告诉了伯贤一个坏消息:“他们要到晚上才能过来修了,这几天空调坏的很多。”
  伯贤撇撇嘴,走到窗户前,还是没有一丝风,外面街道上鲜有行人,梧桐树的叶子也是静静地守在那一动不动。这让边伯贤更烦躁了。
  “灿烈,我们去商场吧,那里凉快。”灿烈却少见的拒绝了他:“等我编好这个程序陪你去吧,我现在走不开。”
  伯贤好看的下垂眼微眯,有些不快:“朴大程序员,你还知道你有个叫边伯贤的男朋友吗?”
  “唉呀,我最爱的伯贤小朋友,你就依了我这一次吧,爱你爱你,么么哒。”朴灿烈安慰着伯贤,手上的动作却没停,修长的手指在键盘上纷飞,犹如一曲舞蹈。
  伯贤没再说话,他的的目光盯着灿烈好看的手指移不开了。看了一会又觉得热了,他嘟着嘴快速抖着自己的T恤。灿烈的手伸过来揉了揉伯贤的脑袋:“伯贤,热你就把上衣脱了吧,反正家里也没外人。”
  很正常的提议,伯贤听了身体却抖了两下,仿佛受惊的小动物:“不...不用了。”,一向伶牙俐齿的伯贤竟然结巴了,灿烈的视线从电脑屏幕又回到了伯贤的身上。
  “怎么了?”听到灿烈的问话,伯贤的下垂眼眨巴眨巴,低下头躲避着灿烈探寻的目光。
  “没事,不想脱而已。”“在我面前你还害羞啊,脱了吧,我的程序还有一会才能做完呢,你别中暑了。”
  “我没事,你不用管我。”“我不管你谁管你。”
  灿烈皱着眉走过来,伸手就要脱伯贤的T恤,伯贤惊呼了一声,死命的扯着自己的衣服,仿佛要护着什么东西般。但是他的力气终究没有灿烈的大,衣服被掀开的瞬间,朴灿烈呆了一瞬,两个人同时停止了动作。
  伯贤拽过自己的衣服,捂着脸蹲了下去。抽泣声传到灿烈的耳朵里,他反应了过来,走到伯贤身旁抱住了哭泣着颤抖的他。
  “对不起,对不起,我不知道...伯贤呐,你别哭了,你再哭我的心都快碎了...”
  好一会儿,在灿烈的安慰下伯贤才再次抬起了头,他的眼睛已经红成了小兔子:“你,讨厌我了吗?”
  “怎么会,我怎么会讨厌伯贤呢。”“可是你看到了啊,我那丑陋的烫伤。”“不丑啊,像朵开在伯贤腰上的花呢。”“你不要哄我了,所有人都因为这烫伤远离我,就连我的妈妈都因为这个不要我了,我就是个被所有人都讨厌的人。”
  伯贤泪如雨下,任凭灿烈怎么叫也不理他了。
  灿烈突然又掀开了伯贤的上衣,下一秒就吻上了伯贤被烫伤的地方。伯贤的身子不受控制的颤抖了,他震惊的看着灿烈,终于停止了哭泣。
  灿烈抬起头,却还是盯着伯贤身上的烫伤,那比巴掌小一圈的粉红色的烫伤其实并没有伯贤自己说的那么恐怖。
  伯贤不自在的拽了拽衣服,阻挡了灿烈的视线。灿烈伸手将伯贤拥入怀中,在他果冻般的蜜唇上啄了一口。
  “伯贤呐,你在我心里就是天使啊,这烫伤是你下凡时历劫留下的,很可爱。”“噗。”伯贤破涕为笑,“你就知道哄我,历劫的那是神仙,天使才不会呢。”可是很快,伯贤的眼神又暗淡了下去。灿烈知道,他又想起了以前不好的记忆。
  “伯贤,你不要自卑,你在我在这世界上见过的最干净最美好的人,你的妈妈一定是不小心把你弄丢的,这么好的伯贤,谁舍得离开你呢。”灿烈勾起伯贤的下巴,让他直视自己:“伯贤,我陪你去找你妈妈,让你知道你不是被遗弃的。”
  伯贤环住灿烈的颈,凑上前用鼻尖摩挲着灿烈的鼻尖,异常亲密的姿势:“不用了,灿烈,我有你就够了。我爱你,不要离开我,那样我真的会受不了。”
  “不会的,我朴灿烈绝对不会离开边伯贤的,下辈子、下下辈子,生生世世都会缠着你,就是你讨厌我嫌我烦了,打我、骂我我都不会走。”灿烈抱着伯贤的腰,他知道伯贤很没有安全感,他在用自己的语言,动作努力补足伯贤心里缺失的这一角。
  伯贤点点头,满足的笑了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
  陪伯贤自商场回来,灿烈让伯贤先回家了,而他自己走到电箱那里,接上了标着301空调的电线。他可不舍得让自家的“可爱多”热着。
  实际上,灿烈早就看见到伯贤身上的烫伤了,在某个伯贤哼唧着说热,迷迷糊糊自己踹掉被子掀开自己衣服月光明朗的夜晚。那时灿烈才知道伯贤不让自己和他一起洗澡,不肯亮着灯脱衣服的原因。
  直到今天,灿烈才耍了程序员的小心机让伯贤坦白了自己的心迹。
  回到家,入目的就是伯贤脱了上衣只穿着短裤,晃悠着一双白腿,捧着刚买的西瓜大快朵颐的样子。
  朴灿烈笑着朝伯贤招招手,伯贤就光着脚跳到了灿烈的怀里。下一秒,伯贤被灿烈抱了起来,长腿跨了几步就把伯贤又放在了沙发上。“光着脚走,你也不怕感冒了。”“没事,有你照顾我嘛。”“那也不许。”“嗯,我会小心不感冒的。再说现在是夏天啊,不会那么容易感...”后几个字,被灿烈封在了一个疯狂的吻里。
  两个人面红耳赤的分开后,灿烈把下巴放在伯贤的头顶,发出了满足的喟叹,真好,我们的身高正适合拥抱、接吻;真好,我们之间再无任何秘密;真好,我爱的你也正好爱着我。这世间还有比这更幸福的事吗?若你说有,我自是不信的。
  “我爱你,伯贤。”“嗯,我也爱你,很爱很爱。”
     
 

心有猛虎,细嗅蔷薇(灿白)

  朴灿烈的脾气出奇地坏,公司里的练习生人人都有耳闻。不是蛮横不讲道理没来由的那种坏,而是脾气急躁,又经常摆着一张万年冰山脸,浑身散发着生人勿近
的气息。换言之,就是高冷。
  所有人都对他避之不及,敢近朴灿烈身的只有一个人-边伯贤。边伯贤进公司晚,是空降兵。公司将边伯贤分到了朴灿烈的宿舍,所有人都为伯贤捏了一把冷汗,“可怜的伯贤,这是进了魔窟啊。”而伯贤大无畏的走到他面前,眨巴着下垂眼宣布从此以后朴灿烈就是他的兄弟。
如果说朴灿烈是冰山的话,那边伯贤就是一座正在喷发的热情的火山。朴灿烈看着面前这个自来熟一脸温和无害的人,竟然没有像对待其他舍友一样冷漠地说我们井水不犯河水互不打扰。而是点了点头,让边伯贤从此走进了他的房间,走进了他的世界。
  在伯贤出现以后,所有人惊奇的发现朴灿烈变了:朴灿烈玩游戏玩到茶饭不思,伯贤上去就把电源线拔了。一旁的世勋和暻秀惊恐的等着灿烈发飙,而灿烈只是撇了撇嘴,站起来乖乖的跟着伯贤去了餐厅,像只大型的Puppy;灿烈185的身高,跳舞手脚不太协调,为了练舞,他经常在公司练习室练到半夜,有几次甚至没回宿舍,直接在练习室睡了。伯贤发现后就在练习室门口等着灿烈,然后两个人一起去吃饭、一起回宿舍。
  在伯贤的影响下,灿烈的作息时间比所有人都规律,待人也越来越温暖。甚至有同公司的女练习生对灿烈表白,其实凭着灿烈这张足以倾倒众生的脸,他的情人本应如桐花万里路,但是那些女生不是被灿烈吓跑就是被灿烈给拒绝了。他给的理由是他要先打拼事业,实际上,是灿烈的眼光很高,能入他眼的,少之又少。
  灿烈和伯贤的感情日渐深厚,而让他们之间的关系真正发生质变的,是相识半年之后的事。
  灿烈生日那天,伯贤买了蛋糕,又亲自下厨做了晚餐。灿烈进门就看坐在桌子前等着他的伯贤,他点了香烛,好看的下垂眼里烛光摇曳,仿佛盛着万千璀璨的星光。伯贤画了眼线,原本柔和的脸此刻竟然显得妖孽。对视的这一秒,灿烈好像听见了一颗子弹“砰”的一声穿透心房的声音。“我竟然对一个男人动心了?!!”
  压抑住内心快要满溢出来的情感,灿烈坐在伯贤对面,看着他为自己倒酒、夹菜,两个人像平时一样自如的交谈,好像什么都没变,又好像有什么不一样了。切完蛋糕,伯贤问他,:“怎么不问我要生日礼物?”“啊,我的生日礼物呢,伯小贤?”伯贤的眼睛瞬间睁大了不少,“伯小贤”,真难想象这个称呼会从高冷的灿烈嘴里说出来。
  伯贤起身,去卧室拿了一个棕色的盒子递给了灿烈。灿烈接过来,问了一句“我现在拆喽?”见他点了点头,灿烈就开始拆礼物盒。礼物包了好几层,平时做什么事都爱嫌麻烦的灿烈此刻却没有丝毫不耐。拆到最后一个盒子,看大小应该是个笔记本。
  “笔记本?”伯贤摇摇头,“不对哦,你还是拆开看吧。”是因为喝了酒的缘故吗,伯贤的脸现在红到了耳尖。
  灿烈打开了最后一个礼物盒,那里面放着的是一张伯贤的自拍照,背景是正在练习室练舞的自己。灿烈疑问的看向伯贤,伯贤舔了下嘴唇,看着灿烈的眼睛笑着说:“我的照片,你要了我吧。”
  那一瞬间,一颗蔷薇种子在灿烈的心上开了花。
  朴灿烈长腿一迈跨过餐桌就站到了边伯贤的面前,没等边伯贤反应过来,朴灿烈就捧住他的脸低头吻了下去。唇齿辗转间,灿烈低声在伯贤的耳边说了三个字:“我爱你。”这世间恋人间最常说的三个字,此刻也是让伯贤觉得最动听的三个字。
  你是我此生最美的热烈。